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漱石博客

已然天地阔,一任暮山重!

 
 
 

日志

 
 

崔道怡:搏浪凌风也是诗  

2012-10-25 13:45: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崔道怡                              

                           搏浪凌风也是诗

                       ——陈继光诗词集读后感

 他不是一位诗人。诗人的定义应该是:以写诗为人生的第一要务,迭有新作经由出版物问世在文坛上因写诗之成就闻名。而他的人生第一要务,则是当好人民的公务员;他虽迭有新作,却很少公开发表;他的主要业绩是在“官场”,以其勤谨敬业、耿直公正而闻名。那么,他便不是一位诗人。

“兵头将末最苦劳,驱前殿后必躬操。心中惟记公家事,梦里犹思觅的卢。”

这就是一位公务员的心声与梦境,这就是陈继光在一九九三年夏天吟诵的《子夜歌》。你可以认为他表露得还未免直白,但你不能不为他所抒发的真挚情怀而感慨。那么写出这样有意境又有韵味语句的,难道不是诗人?

他也是一位诗人。诗人的定义也可以是:随时随地把人生足迹镌刻为诗句,不断有新作在亲朋好友中流传,尽管尚未被文坛普遍认可,但是在生活的舞台上,他已被公认为既是政界又是民间的诗人。滔滔宦海,衮衮诸公,像他这样以诗词语句表白和记述自已的能有几个?那么,的确,他就是一位诗人。

“廿载光华育倩儿,万千寄望展雄姿。雏飞未许冲云去,搏浪凌风也是诗。”早在一九六五年,正值二十青春、初登工作岗位的陈继光,便开始了他的诗艺生涯。而在这之前,一九六二年盂兰鬼节,十七岁的他就已填词破除迷信,写出了《中元夜感》的铿锵诗句:“无稽竟播轮回劫,有为当论神妖灭”。

他的诗词,有感而发,是从心灵深处喷涌出来,是为着抒发情怀与心志的。就在一九六二年秋,粤北山区久旱逢雨,他跟农民老少一起“开颜嬉水”,写下七律,表达了他与乡亲同呼吸共命运的意愿与期盼:

“遥知处处农耕苦,长愿年年岁造盈。有日宏图舒广袤,驱云驾电播欢声。”

从一九六二年到二〇〇二年,“诗随心曲发,志藉韵声扬”。四十年间,每一年他都有丽句华章传诵于世。而今汇编成为专集,实际上是收录了他四十年的人生履痕和志向心声。如他自白:“高兴的是,无心插柳,竟也成行;惭愧的是,有幸扬花,未必芬芳。然不管怎样,毕竟是一个真我的体现。”

正是这样,真我抒胸臆,人生便是诗,无心插柳也成行,有幸扬花自芬芳。他的这些诗词,是对生活和人生的情愫与哲思,是对社会和自然的感悟与寄托。“暇余独喜醉吟乡,兴把人生细品尝。数韵千熬方显趣,一诗百炼始成章。声声每励心潮奋,历历犹催胆气扬。今日回身寻旧赋,读之愈觉酒陈香”。

正是这样,赋词吟诗,既是他品尝人生兴之所至,又是他沉醉艺乡情之所钟。他以激励心潮、弘扬胆气为追求,他把锤炼文字、推敲语句为乐趣。自得自娱,何愧之有?这就是可喜可贺的收获,这就是值得庆幸值得自豪的成果。这部专集,不仅使作者得闻酒香,而且也给读者提供了回首往事的个人证词。

他的诗韵,是人性的提纯。友情是真诚的:“相逢无意竟相知,相别有情更相痴。相慕每期相会夜,相携花径语相思”。亲情是深厚的:“重九乡书慰寂寥,黄花瘦损愧今朝。孤寒境地亲朋远,老病家门弱稚憔。”恋情是苦涩的:“犹记相扶风雨路,还期并驾织牛星。奈何幻世人多变,竟使岐关泪独倾。”爱情是坚贞的:“几经风雨几经霜,种出人生并蒂香。今日欢颜同执手,百年恩爱共双双。”

他的履痕,铭刻着时代的脚步。“文革”劫难,他唱《时歌》:“黄钟毁弃缶雷鸣,代有诤贤泪血倾。哪得锄奸重整宇,人民畅业国家兴”。历史进入新时期,他就谱《新途颂》:“喜今劫尽春回暖,尤幸扬眉再树勋”;“十载沉浮随寂寞,一朝风物绽芳妍”,“今日锋芒重砥砺,旌旗百万展新篇”。迎接新千年,他便写《有感》:“人生喜越二千年,时代宏开世纪篇。激动万钟同倒数,欢狂四海共蹁跹”。

他的心声,呼应着群众的共鸣。世风败坏,他吟《时憾》:“有面有情方有志,无钱无礼便无声。时闻耿叔多风雨雨,每见媚姨好运程”。共渡时艰,与友互勉:“何必峥嵘趋势利,甘随寂寞也豪雄。多余黄土埋香憾,一片丹心映日红。”他的《无题》,多有深意:“人生长恨水长东,每见花辰雨夹风。有幸攀枝成正果,无辜落地化残红。总因物竞由天择,才教钱驱可运通。安得本原归大道,社情生态共融融”。

尤可贵者,是他那些“因时而着,为事而作”的诗词,“泄导人情,补察时政”,给历史留下了血泪激情的文字记录。当个人迷信登峰造极之际,他敢于《感范缜》:“《神灭》轰天佛宇摇,竟陵羞恼爪牙嚣。操真志士甘囚徙,也要雄诤日月昭。”当天安门事件还被困在阴霾,他《无题》有感:“东风花发又花零,汩--民同喜雨;四十年后为民诉衷情。家乡巨变,吟以志之:“虎跃已然跨粤海,龙腾犹敢竞香江。皆因锐改全开放,才有新天满凤凰。”《下乡纪吟》,则又进谏:“穷山富讯乃新闻,且入农家独访真。不想群居犹破旧,才知百姓尚艰贫。何来户户增收说,总是层层谬报因。我劝为官堪务实,莫求邀宠负乡民”。

这就是一位“将末兵头”公务员的人生,这就是一位政界与民间诗人的心声。如果我们高层的公务员,能够像他所追求的这样:“从于政,当披沥;行于世,惟刚直。敢为公扶义,为民纾抑。每愿人生无愧疚,总期尘宇多欢怿”,那么“官场”该是何等清明!如果我们普通的老百姓,都把“搏浪凌风也是诗”当作自己人生的风景,那么生活该是多么情趣盈盈。

我虽爱读诗,却不甚懂诗。伯乐文友让我为一本新书作序,以为是小说,遂慨然应允,待拿到书,竟是诗词。敬谢不敏已来不及,便写一点读后感吧。所以,一再引用陈继光的诗词,那些语句本身,自有天然魅力。而对于这部书,我还另有感慨:我们中华民族,自古以来以诗为伴。我们的每一页历史、每一张日历,都回旋着诗词的韵律。我们不一定每个人都成为诗人,但应该有更多的文化人,能以赋词吟诗装点各自的人生。在这个意义上,这部书,就是一卷很好的样本。

                                                                                                          壬午腊八于自得阁

 (崔道怡   辽宁铁岭人,原任《人民文学》杂志编辑部主任、副主编、常务副主编编审,享受政府津贴。一九五一年发表作品,一九七九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