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漱石博客

已然天地阔,一任暮山重!

 
 
 

日志

 
 

彭祖熙 序  

2012-10-25 13:52: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彭祖熙

                                   

 继光老弟持其诗词集《心海潮踪》请序,不禁讶然。盖予与继光年若相仿,情如兄弟,份属同事,只知其为政坛干才,文坛英才,而不知其亦可称诗坛奇才也!更不知其浸淫此道几与予同时也!展读之始,如穿越时空,返回上一世纪中叶。其间之白云苍狗,空穴来风,倥偬世事,无那情怀,无不立现眼前!而老弟之激昂慷慨,干云豪气,直逼人肺腑!予叹云:诸多名以为“诗”者见之,当羞颜遁之也矣!

夫诗为何物,人言人殊。有语焉不详,几如隔靴搔痒者;有引经据典,自称博学者;更有书空咄咄,近乎说玄者。其实,世间物,其事最繁者其理必最简!比如时下风行“数码”,一旦冠此二字,身价立高。诸如“数码港”、“ 数码城”之类,无不让人对“数码”趋之慕之、敬之畏之,殊不知其核心数字仅“〇”与“一”而已!诗亦若然。予以为读书须从学字始,学字须从《说文》始,学诗亦须从《说文》始,盖汉字有六书之说,明六书之义,则字可解而文可说矣。六书者,“四曰会意。会意者,比类合谊,以见指挥。”试观“诗”字,土、寸、言也。土者,乡也,乡人也;寸者,心也;言者,直言也,我也。故“诗”者,乡人直言其心志也。《诗经?关雎序》云:“在心为志,发言为诗。”可证予言不谬矣。继光之诗,直言其数十年之心志,非诗之谓乎?其可贵处,不但实录半世纪之桑田,且直抒一代人之心声,如斯者,宁不推为佳构妙品耶?

予又以为,诗乃一游戏矣。诗歌之祖,向云上古《击壤》一歌,乃以泥壤击物,故“壤”从“土”。初,仅自乐而乐独也。旁人见而趋之,则合乐而乐众焉。多人合乐,甲乙需分,而壤有大小,距有近遥,乃定其制式:易壤为木,“前广后锐”,“长尺四,阔三寸”;“将戏,先侧一志于地,遥于三四十步,以手中壤击之,中者为上”。斯是击壤游戏之规则也。故凡游戏者必有规则焉。予既谓诗词亦一游戏,则其规则岂非其“格律”乎?然规则必无细至极明之理,细至极明者必不能游而戏之矣;格律也非刻板之规则者,倘若刻板则不能歌之咏之耳。是故,诗体有正格变格之分,粘对有拗救之法,叶韵有通韵借韵之例。

诸如此类,无非留若干余地,俾诗者囿于六合而遨于九天,如此则志可寄而事可言,甲乙分而昆仲定,不失游戏之旨也欤。继光诗词之韵律,颇有新得,用律则见其变化之妙,用韵则显其音色之美,以律抒情,以情遣志。君不见“花样溜冰”之舞者,时而轻鸿掠地,展翅低翔;时而乌龙搅柱,腾空旋舞……然其节拍旋律,激情柔韵,均合舞蹈游戏之规则。倘以继光诗词拟之,似也。此亦予推之为佳构妙品故焉。

是为序。

                                                                                                        二〇〇二年十二月八日

                                                                                                                         序于闻韶阁

 (彭祖熙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韶关诗社副社长、《韶音》诗刊主编、《南叶》文学杂志社主编,原韶关市文联常务副主席。)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