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漱石博客

已然天地阔,一任暮山重!

 
 
 

日志

 
 

赖华强 读陈继光先生诗集《心海潮踪》  

2012-10-25 14:14: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赖华强

 读陈继光先生诗集《心海潮踪

 认识陈先生很晚,也很幸运。晚,是就时间而言;若论幸运,多晚也不为晚。

关于陈先生的诗与为人以及这两者的关系,多有方家论述,兹不置喙。海德格尔说:“人,诗意地栖居”。拿这个观点来看陈先生的“诗化人生”,他的生命已然达到很高的境界。而这一切是通过诗歌实现的。这就是为什么,纵观其一生,无论什么创伤打击不仅不能使他意志消沉:“生涯困累未伤形”(《时憾》),而且愈挫愈勇:“几度沧桑犹劲节”(《劲松》),“离愍犹坚志,逢非更守真。”(《赠友人》)当他人生得意时,他讴歌大江大海:“广纳川流怀坦荡,猛淘沙滓扬清渌。”(《大江赋》)赞颂松树的风格:“肯任尘心雷雨荡,郁青长许傲苍穹。”(《劲松》)当他遭受困厄时,他细心体味莲的精神:“踏波临浊世,着意觅真情。”(《莲赋》)重温石灰的清白:“即遭冷水当头泼,犹抱壮怀热气腾。”(《续于谦〈咏石灰〉诗》)不仅个人能坚持操守:“感慨雄心宁老去,终穷不敢仰臊腥”(《时憾》),他还拿秋菊和野玫瑰的精神勉励朋友:“寒天依旧凌香彻,瘦影骨风难灭!”(《赠别》)“粗生野长根尤壮,雨洗风梳彩更浓。”(《和友吟〈野玫瑰〉诗》)他通过吟诗实现海德格尔对现代人性回归本真、寻求失落的精神家园的呼唤和期待:“寻自我,还真朴。”(《春行怀感 》)他总结自己的“诗化人生”是:“五十载、沉浮悲笑,饱经磨涤。幸抱壮怀风雨闯,更扬响韵雷霆激。”“从于政,当披沥;行于世,惟刚直。”(《心海潮踪》)而他之所以能够做到行得正走得稳,都是因为有诗为伴:“放歌激越期抒志,兴赋低回为遣忧。”(《学诗有感并赠萧启秋》“声声每励心潮奋,历历犹催胆气扬。”(《重检旧诗稿有感》)就是退休以后,当多少人“官渡到头终靠岸”、感到“无事无聊”之时,他还能认真地做着钩沉诗海、重捡诗稿、勤奋吟诗这“终身喜好”的工作:“至今退隐嚣尘外,尚喜斟吟醉晚秋!”(《学诗有感并赠萧启秋》)正所谓“止于至善”,“则近道矣”(《四书集注》)!

陈先生的“诗化人生”完全符合我国的诗教传统。

所谓“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尚书·尧典》)“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论语·阳货》)“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诗教也。”(《礼记·经解》)由孔子倡导的诗教传统,在我国古代文人生活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被提到“经”的位置。读书人读经要从学诗开始。历代思想家、政治家或官员学者,都不乏诗人(关于这一点,在我国具有中等以上文化程度的人都耳熟能详,不胜枚举,兹不赘述)。据说,《四库全书》所收历代文集,每人无不有诗。孔子三百五篇“皆弦歌之”(《史记·孔子世家》)。孟子“序《诗》《书》,述仲尼之意,作《孟子》七篇。”(《史记·孟荀列传》)孔孟在他们那个时代都是理想主义者,过的是诗化人生;《论语》《孟子》虽不是歌行著作,但就其本质而言,都是伟大的教育诗篇。

诗歌的作用,往小处说,就是“使穷贱易安,幽居靡闷。”(《诗品·序》)它有利于个人陶冶性情,砥砺意志,愉快度过人生;往大处说,“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典论·论文》)它可以美学代宗教(蔡元培语),淳厚风俗,净化心灵,使家和国泰民安。而后者是通过前者发挥作用的。人是历史的主体。“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马克思语)。只有每个人都活得高尚充实,富有尊严,整个社会才能够和谐。这也就是儒家将个人“修身”和“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作为放在一起加以强调的意义所在。但可惜,由孔子倡导并赓续两千多年的这一诗教传统,在“五四”新文化运动及更后来的文化大革命和经济大潮中式微了。今天国人饥不择食,竞相逐臭,以不读诗为荣,甚至以贬低诗歌、嘲笑诗人为能事。诚如叶嘉莹先生说:“这不是旧体诗的生命的问题,是整个诗的生命都没有了。”“读诗的人不及写诗的人多”确是事实。官员学者们只知在《论语》这部伟大的书中有“学而优则仕”的语录,不知在同一本书中还有“不学诗,无以言”的遗训。当代国内读书人百分之九十以上者,几乎都快成为孔子所谓“正墙面而立”的木头人了。试想,假如我们的大学课程,少一点实用,多一点博雅追求,我们的青少年成长,少一点应试,多一点诗书礼仪教育,我们的官员学者能像旧时士大夫官员学者那样,少一点吃喝应酬,多一点诗书雅好唱和,今天的社会风气又会怎样呢?

情况也在发生变化。国内近年骤然兴起了国学热,孔子学院已办到海外。许多国人在经历了越来越多的“烟草局长”、“郭美美baby”和“小悦悦事件”以后,越来越感到当代一位伟人所说的“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道理千真万确。从大国崛起所需要的文化崛起和国人对于和谐社会及健康生活方式的呼唤来看,陈先生无疑是时代的楷模;他不仅获得了个人自由,而且实现了传统精英知识分子所期待的“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杜甫《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的社会理想。他既处于人类精神生活——“诗意栖居”的高处,也走在一般国人,尤其是那些掌握着国家现代化建设方向大盘的政治文化精英们的前头。当是时,认识陈先生,读陈先生的诗,品他的“诗化人生”,正是小文开头所言“幸运”。

谨此为序,并步陈先生《重检旧诗稿有感》原韵一首:

骚人迁客旧游乡,淫雨腥风任备尝。

绿箬千冈扶正气,红棉万树谱雄章。

云天揽胜旌旗奋,艺海探珠帆影扬。

吟罢归来寻四库,摩挲圣典有余香。                                                                     

                                                                                                                          止容斋人                                     

                                                                                                                         壬辰正月初十

                                                                                                                       (2012年2月1日)

 (赖华强,韶关学院文学院教授)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