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漱石博客

已然天地阔,一任暮山重!

 
 
 

日志

 
 

何志宏 诗化人生 人生化诗  

2012-10-25 14:07: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志宏

                                诗化人生  人生化诗

                                        ——读陈继光诗词集

 继光兄与我同庚,又是同乡,近十多年来还同在一座办公大楼上班。他曾任韶关市政府副处督办员,还兼任办公室秘书科长、车编办主任。他为人耿直,办事公正,国家公务员的素养颇高,社会口碑也很好。在我主持市文联工作期间,凡要面见市领导汇报或请示工作的,他都积极沟通,尽心安排;有经市府办批转的有关报告,他都及时理,办必有复。如此兢兢业业,正是他“从于政,当披沥;行于世,惟刚直”(《满江红-心海潮踪》)的品格折射。

一个人的品格不仅表现在他的职业行为上,而且渗化在他的生活爱好中。继光兄读初中时就钟情于诗歌,早年已是业余诗作者,上世纪七十年代发表在报刊上的新诗作品,激情奔放,意味兼浓,糅合了古典诗词的气韵,看得出他的诗词功底扎实。后来,他当了基层领导,又调到机关工作,公务繁重了,诗作面世少了,渐渐也与诗坛疏离了,这是许多业余文学作者在现实中十分无奈的事。其实,他一直没有放弃诗作,还常常以诗来“纾缓情绪,激励斗志”。* 同时,他深谙“吟成五字句,用破一生心”(唐-方干《贻钱塘县路明府》)的作诗古训,每有感悟,随即拾句缀篇,然后暂且搁置,余暇之时再“慢慢斟酌,反复推敲,不急于求成”,* 也没投寄报刊发表。最近,他把这些诗稿及以前的作品整理出来,请我和彭祖熙先生帮帮眼,以还却出版诗集的心愿。细读一摞横跨四十年时空的诗作,我被迷住了。感叹他写的旧体诗词不但比新诗多,而且写得更为精妙,便建议这本着作删去新诗部分,编成诗词专集更有品位;并感觉他的诗品与人品合辙,诗词的境界与他性情无异。读诗读人、品人品诗,品读出这是一本诗化人生、人生化诗的著作。

《毛诗序》中说:“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人生以志向为怀,志乃抱负,与事业与岁月同行,虽经风霜雨雪、历坎坷曲折,然抱负总系于心,一生难舍。爱诗之人但逢际遇,触景动情,心志便自然而然表溢于诗里行间,这就是诗写人生。继光兄这本专集的诗词最早写于一九六二年,凡四十载,岁岁未曾间断,“一页页、一篇篇,记录着自身沉浮的经历,诉说着人生苦乐的情怀”。*尽管他的沉浮没有大罹大难,他的苦乐没有大悲大喜,“却不经意地留下一串履痕与心声”。* 我认为这“一串履痕与心声”颇有这一代常人的广泛性,体现了经历这个代锤打的常人的心志、气质、品行。他这一代人身经两个社会,出生在建国前,襁褓中和孩提时便遭逢劫难,感受到国弱被人欺凌的耻痛;五、六十年代在新中国的阳光下成长,报效祖国的志向强烈:“廿载光华育倩儿,万千寄望展雄姿”(《七绝-步日抒怀》),“有日宏图舒广袤,驱云驾电播欢声”(《七律-久旱逢雨》);可是,正当这一代人血气方刚,奋志扬帆的时候,青春年华却被十年浩劫消磨着:“共步艰途夜,冰风絮雨时”(《五绝-相依曲》),然而迷惘与彷徨消退不了心中的渴望:“且把人生燃亮火,还将信念凝坚璧”(《满江红-与王君赠别》);待到寒冬过后又春回,这一代人已步入中年,但热血犹在:“须眉七尺正中年,跃跃雄心可薄天”(《七律-新途颂》),“我亦扶风迎锦照,尽泻情怀,直向春吟啸”(《蝶恋花-踏春吟》);在此后二十多年的改革大潮中,这一代人凭着早年的纯朴品性,无怨无悔,一步一个脚印,勤奋向上:“潜心磨铁骨,奋力拓新程”(  《五律-窝吟》),“总在人生奋搏中”(《七绝-登临南岳绝顶偶吟》),直到知天命之年,仍“至今未敢忘薪胆,珍重人生爱晚晴”(《七绝-追怀》)。纵观继光兄这本专集里许多感咏、酬唱、赋事、述怀的诗词,不正是把这一代人的理想抱负和坚韧的追求贯穿于一生吟诵中?不正是把人生诗化了么?

杜甫赞李白诗曰:“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杜甫《寄李十二白二十韵》)惊风雨、泣鬼神者,诗中之情也。“感人心者,莫先乎情”(白居易《与元九书》),情乃诗之根,无情便无诗,情不深不挚的诗乏味,难以引发者共鸣。对此,继光兄有着深刻的体验:“今古万千韵,情真最可听”(《五绝-读诗有感》)。他在《后记》中又说:“翻开几十年的诗作,虽然不见得都好,但却是我人生真实的感受。”* 真感生情,情涌诗章,诗化人生,正是他这本诗词集的又一丽彩。诗情应有“我”,“我”分大“我”小“我”,光有小“我”, 诗瘦得孤芳自怜,只有大“我”,诗却难食人间烟火,唯大“我”小“我”糅合,才出真情、深情、动人之情。继光兄的作品,将国情、社情、亲情、友情抒入自已的诗情,让人读来尤感亲切。“狂风落木正萧疏,牛鬼游街自打锣,不想贤师排在伍,小生无奈独嗟哦!”(《七绝-偶遇》)此诗描写了“文革”中的荒唐情景,同时表达了作者当时的困惑与忧患的情感;再看“百务奔忙未许停,值班防汛责非轻,惟忧久雨成灾变,夜半尤惊电话铃”(七绝-防汛值班夜吟)》,此诗妙在尾句,汛情之险急与作者的职守心情跃然纸上;还有“烂漫馨华簇棘丛,嫣然大度舞雍容。粗生野长根尤壮,雨洗风梳彩更浓。何必峥嵘趋势利,甘随寂寞也豪雄。多余黄土埋香憾,一片丹心映日红。”(《七律-答和黄君野玫瑰诗》)此诗不但赞美了野玫瑰的生态与品格,而且状物励志,抒发了与友互勉的深情;一阙《水调歌头?竹韵》,咏物寓情,殷殷切切:“奋起披坚执锐,敢试标新竞最,未怕雨和风”,这纯粹是竹的精神风韵么?“惟愿铮铮骨,长许傲苍穹”,人格竹品相许,真乃诗化人生的佳句!

继光兄在人生旅途以诗为伴倾心声,陶冶情操,激励意志,“让精神冲向自强不息的境界”。* 他遵从启蒙老师的教诲,几十年如一日,“在炼人中炼诗,在炼诗中炼人”。* 因此,他的诗词风格与为人情性合一:刚直、真挚、练达、情理互动;他办理公务认真细致,做诗词同样一丝不苟:讲究立意,推敲语句,追求韵味,执着声律。他这本诗词集,有如“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唐-王绩《野望》),总体给人朴实、自然、情挚、耐读的美感。其中好些篇章恰似“小溪清水平如镜,一叶飞来细浪生”(宋-徐玑《行秋》),往往妙句奇出,令人情不自禁拍案击掌;有些作品则若“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李白《庐山遥寄卢侍御虚舟》),情怀豪放,气势奔腾,让人感觉格外舒心清爽。我已多年未读继光兄的诗了,想不到他而今的诗词这样衔华佩实,颇有“大鹏一日同风起”(李白《上李邕》)的诗才。然而他非常谦逊:“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当什么诗人,也没有想过以诗成名,总觉得以诗自娱是个人自我心理的需要。”* 如此泰然处世、淡泊名利的胸怀,更使我钦佩。其实,诗人仅是个衔头,何须着意?有道是“无欲自然心似水”(宋-赵师秀《呈蒋薛二友》),定有“不雨棠梨满地花”(宋-范成大《碧瓦》)的美景的。未知继光兄以及读者认同否?

                                                                                                                                                              二〇〇二年十二月

 注:* 皆引自《陈继光诗词集·作者后记》

 (何志宏   诗人、文学批评家、《南叶》文学杂志社社长,原韶关市文联主席。)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