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漱石博客

已然天地阔,一任暮山重!

 
 
 

日志

 
 

[原创]《心海潮踪》卷二 (1972-1977)  

2012-10-26 10:11: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律·夜吟

虫鸣戚戚伴吟篇,月暗云愁未忍前。

总是惊心偿短债,何曾吐气罢沉肩。

可怜二老年多病,还苦岁儿夜独眠。

蹇路茫茫空感慨,工场疲力五更天!

(一九七二年夏)

 

七律·和友吟《野玫瑰》诗

烂漫馨华簇棘丛,嫣然大度舞雍容。

粗生野长根尤壮,雨洗风梳彩更浓。

何必峥嵘趋势利,甘随寂寞也豪雄。

多余黄土埋香憾,一片丹心映日红。

(一九七二年秋)

 

七绝·答兰君

 芸芸芳草首推兰,可惜清高每自烦。

有志当酬风雨世,何须匿影避尘寰。

(一九七二年八月二十日)

 

七绝·丹霞日出

霎那朝阳喷薄高, 霞光幻变彩难图。

风云涌似航头激, 莽莽苍苍万顷涛。

(一九七二年秋)

 

惜分飞·感赋

读乡中转来广西族兄书信后,有感而复。                                       

○漫说江州曾显瑰,毕竟萍飘粤桂!万里音尘逝,分飞可奈艰时世!   

○幸有奔波鱼雁递,颍水亲情可继。指日相期际,欢声笑语同歌慰。

(一九七二年十月)

注:江州——江西九江,古称江州,陈姓藩衍发祥地。颍水——河南颍川,陈姓祖先发源地。

 

霜天晓角·桃园夜感

○疏窗横直,一夜风不息。忽觉落红飘枕,余香过,留泪迹。   

○心惕,寒正激,娇花何可敌?惟盼明天新蕾,犹奋发,再芳织!

(一九七三年春)

 

七绝·金山寻趣录   四章

南海金山(古称灵洲峰),原有一座宝陀寺(又名金山寺)。古寺年代久远,民初时香火仍很盛,可惜后来被毁,现仅存东坡亭。我每次返乡,水路必经这座雄踞的金山。曾听乡人说过,这里有苏东坡一个不可思议的传说。近日返回乡间,趁着天气晴朗,在乡人陪同下,沿江堤径往金山山麓,然后觅路登山。山上,一派荒凉景象,瓦砾遍地,杂草丛生。昔日“粤海明珠”的壮观了无影迹,独有一座东坡亭临江御风,似在诉说历史的沧桑。亭已残破,中有一诗碑亦残缺。据乡人述说,这块碑,刻载着一个奇异的故事。

北宋年间,学士苏东坡被贬南方,水路途经南海金山宝陀寺,于是随缘上山进香游览。谁料一进山门,便觉眼前景物,似曾相识,心中诧异,自己毕竟初临金山,何以恍似旧地重游。信步浏览,历历如故。不觉来到一厢静苑,但见房门锁闭,似无人迹。东坡对着忽然有一种莫名的冲动,要求方丈打开厢房,让他参观。陪同的方丈十分为难地说,这禅院不知锁闭多少年了,据载此乃前度住持德云大师潜修之所,名曰高台禅院,大师圆寂后,大家一直找不到钥匙,因是一代禅师,只好任由封存。不想东坡听后,突有所悟,径步走近旁边一个壁龛,随手在龛中摸出一把尘封已久,布满铜锈的钥匙,对锁一插,竟然应声而开。陪同的方丈和周围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东坡推门进去,只见内中陈设简单,积尘甚厚。对着眼前景物,诸如床帐被服、书架经卷、桌面笔砚、壁上字画,都十分熟悉。恍忽间,突然感悟自己前生原是德云和尚。睹物触怀,如梦似幻,不觉取笔题诗壁上云:“灵洲峰上宝陀寺,白发东坡又到来,前世德云今我是,依稀还记在高台。”题罢,黯然离去。后人将此诗摹刻在碑上,并建东坡亭以志异。听罢,我亦不胜惊叹,感而诗成四章,且记且悟。

金山寻趣踏嵯峨,举目荒颓慨感多。

昔日德云今孰是,东坡亭上问东坡。

 

东坡南贬涉金山,忽悟前生隔世还。

顿息尘心随逝水,五湖吟啸任飘帆。

 

奇谈本意孰堪详,出世或缘宦海伤。

几度沉浮经彻悟,皈依藉慰也寻常。

 

纷争尘世梦犹惊,淡泊人生负始轻。

壮志无须功利逐,风流一样管箫鸣!

(一九七三年春吟于南海)

 

意难忘·攀丹霞山观日出

○夜半游踪,向丹崖绝壁,长老巍峰。

安愁千仞险,敢竞万夫雄。

歌激亢,步从容,电火舞晨风。

众志同,横挑星斗,直揭天穹!   

 ○曦微万象朦胧,顷霞光彩宇,丽影摇空。

旌尘迷漫漫,华盖拥彤彤。

舒锦绣,展恢弘,凛气正腾冲。

显赫中,群山俯首,点点朝东!

(一九七三年六月)

 

七律·答乡中兄长

重九乡书慰寂寥,黄花瘦损愧今朝。

孤寒境地亲朋远,老病家门弱稚憔。

债卷余钞堪感慨,风敲败叶正萧条。

穷愁韵味君知否,隔巷囊羞步也遥!

(一九七三年十月十五日)

 

七律·时憾

 生涯困累未伤形,谙尽炎凉究可惊。

有面有情方有志,无钱无礼便无声。

时闻耿叔多风雨,每见媚姨好运程。

感慨雄心宁老去,终穷不敢仰臊腥。

(一九七三年秋)

 

七律·除夕

岁晚谁怜落拓身,途艰独慰振兴魂。

孱驹伏枥期千里,弱柳含春志复新。

邻舍炸酥香喷喷,隔篱敲饼拍频频。

我贫无奈寒风里,惟洒冰花祭逝辰!

(一九七四年春节前夜)

 

霜天晓角·春行怀感

○桐花磅礴,飞雪铺池阁。一派春情撩目,心如霭,魂如鹤。   

○堪觉,随淡泊,放怀方最乐。且罢浮生恩怨,寻自我,还真朴。

(一九七四年三月)

 

五绝·寄彭君

曾约踏青吟,花雕候未斟。

南风熏欲醉,绿柳寄春深。

(一九七四年四月五日)                               

 

浣溪沙·与彭子游春兴赋

○丽日随心社燕匆,新春得意杜鹃红,山城一派水烟笼。   

○彭子豪哉成远鹤,陈君醉矣化轻鸿,穿花扑浪舞东风。

(一九七四年四月十五日)○

 

鹊桥仙·江畔夜吟

○满怀沧浪,漫天风露,览尽人间千古。可怜多少老犹穷,有壮志都成愁赋!  

 ○ 轩然自负,低头未许,早似渊明不顾。豪歌一任几沉浮,且作那江边渔父!

(一九七四年仲秋)

 

七绝·题卢君新舍

轩园累累木瓜肥,简朴新居景满扉。

庆里箴言儿女志,勤劳奋发始添辉!

(一九七五年一月二十二日)

 

七绝·咏梅

严冰酷雪莽茫中,敢有轻晕破腊红。

且报春来天下暖,更凭英气励群雄。

(一九七五年春)

 

雨中花·二度梅

○新暖百花争丽,不意阑冬回噬。何奈颠狂,可怜娇嫩,零落随污秽。   

 ○但有红梅香骨贵,再占群英雄势。是冰雪中来,岂愁风雨,凛凛迎春誓

(一九七五年春)

 

七绝·读龚自珍《病梅馆记》

斫正求欹究可悲,疗梅三百又何弥。

不如香阵长安透,万紫千红竞放枝!

                     (一九七五年秋)

 

五律·题蓝天老师书斋

雅室何须大,清斋别有天。

文藏中外秀,笔萃古今贤。

放论无猜忌,豪歌任鼓弦。

释怀方寸地,堪共醉吟篇!

(一九七五年秋)

 

七律·柴门自叹

人生困志力难酬,三十无为枉度秋。

室陋半生聊可寄,家贫二老病堪愁。

心途已满风霜泪,盼景犹多水月沤。

岁晚煎堆何处觅,徒呼口号慰心头!

(一九七五年冬日)

 

七绝·时歌

黄钟毁弃缶雷鸣,代有诤贤泪血倾。

哪得锄奸重整宇,人民畅业国家兴!

    (一九七五年冬)

 

七绝·梅影

瘦影横斜节自操,风霜雪雨也堪熬。

为祈百彩峥嵘日,敢对寒天独放豪!

(一九七六年春)

 

七绝·梅

 一任寒天盛雪铺,万千蕴力劲梅苏。

红苞点点凝香骨,敢遣春潮入壮图。

(一九七六年春)

 

望江南·桃花   三迭

 一

桃花放,喜气漫芳洲。多似开怀方饮醉,几如欲笑尚含羞。烂漫向春酬。

 二

桃花放,灼灼正娇柔。黑雨一场横岸过,红英百万染江流。簌簌动人愁。

 三

桃花放,弱质志堪讴。纵使红颜多薄命,犹将碧血励英俦。奋发竞枝头!

                      (一九七六年春)

 

七绝·无题

东风花发又花零,汩汩流红别有腥。

此是长街忠烈血,悲歌谁可唤春晴!

      (一九七六年春)

 

七绝·感范缜

《神灭》轰天佛宇摇,竟陵羞恼爪牙嚣。

操真志士甘囚徙, 也要雄诤日月昭。

(一九七六年春)

 

注:范缜——南朝齐梁时代儒学思想家,时佛教盛行,国衰民困,为驳斥佛教因果说以醒朝野,作《神灭论》,在儒佛大辩中,“辩摧众口,日服千人”。政教张惶,力诱其收回议论。范缜坚执不从,遂被贬斥流放。

竟陵——齐宰相竟陵王萧子良,倡佛权威,儒佛大辩中的政教主角。

 

七绝·端午

阴霾压宇日难明,风雨河山怖可惊。

端午龙舟都不现,漫江流粽似有声。

(一九七六年夏)

 

五古·国哀纪吟

九月九日夜,值丙辰中秋,天幕全无月色。时正忧患岁月,人们对此疑虑纷纷,不想竟是伟人辞世之日。噩耗传来,举世震惊。万里山河,哀乐低徊;亿万人民,悲声不绝。正当举国上下沉痛悼念之际,谨纪。

中秋无月光,满宇墨云织,时势多揣测,阴晴也疑惕。

方伤总理魂,又泣唐山砾,接踵几忧患,何堪再凄戚。

忽闻巨星陨,骤响哀曲声,举世同震骇,九州共悲惊。

祭坛拥街市,哭阵撼华京,八亿悼伟人,万千挚诚倾。

铿锵誓语前,承继遗志坚,思想常照耀,精神永策鞭。

齐心举宏愿,奋志开新篇,拼搏冲艰险,振兴向明天!

(一九七六年九月)

 

望江南·秋风吟  二首      

雄风劲,澎湃万程秋。一洗霾天光日月,披靡所向荡蚍蜉。飒爽满神州。

雄风劲,华夏遍歌讴。斩妖擒魔除旧恶,扬鞭策马展新猷。欢庆动寰球。

(一九七六年秋月)

  

卜算子·雪

 ○不是腊冬寒,焉得琼花美。六出纷扬万嶂迷,玉砌银妆里。   

○ 浩气壮山河,瑞景新天地。一片冰心别有情,正毓群芳起。

 (一九七七年春)

 

望江南·春兴偶吟  三首

春来早,新绿扑寒霄。醒眼枇杷花最俏,毛毛小果任风摇。点点正英韶。

 二

春来早,梅岭又香飘。苦雨十年经冷落,暖风一夕尽妖娆。瑞气满春朝!

 三

春来早,跃鲤庆冰消。几度龙门荒且冷,而今百万趁春潮。搏浪竞刚骁。

(一九七七年春)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